qyy_23

访谈:谷口治郎 受封法国骑士勋章获奖访谈--转自“黑白漫文化”

访谈:谷口治郎 受封法国骑士勋章获奖访谈--转自“黑白漫文化” - 纸片新丁 - JONY的博客

谷口治郎『神之山岭』受封法国骑士勋章获奖访谈

因《孤独的美食家》、《神之山岭》以及最新作品《漫步》(ふらり)而广为人知的谷口治郎。这位凭借高雅文学性作品而确立其独特地位的漫坛老将,今年被授予了法国文化部的艺术文化骑士勋章。

访谈:谷口治郎 受封法国骑士勋章获奖访谈--转自“黑白漫文化” - 纸片新丁 - JONY的博客

【海外出版的契机得益于早安杂志】

──首先恭喜您获得了艺术文化勋章。

多谢。说实话,到现在我还不明白自己获得了怎样的奖。听闻这是骑士等级……明白吗?

──虽然事先检索并预习过了,不过授勋仪式的氛围华丽,难道不会有得到了很厉害的奖项那样的感觉吗?

在法国大使的官邸,胸前戴上勋章时真的非常高兴,在好几个小时里觉得获得了非常了不得的东西。不过,回家后这样的奖,家人谁也不知道。(笑)
──似乎是「我得到的这个究竟是什么」——这样的感觉吧。

访谈:谷口治郎 受封法国骑士勋章获奖访谈--转自“黑白漫文化” - 纸片新丁 - JONY的博客

大使馆见到的法国人告诉我,戴着这枚勋章去法国,在机场可以免安检,虽然有点被开玩笑的感觉。嘛,在法国的话也许会涌现出实感吧。
──现在不仅是法国,治郎先生的漫画在世界范围内被翻译和广泛阅读了呢。


真是可喜可贺的事。说起来这还是要归功于讲谈社的早安(morning)杂志。在十多年前,早安打出了让国外漫画家在日本的杂志上创作,让日本漫画在对方国家出版的海外交流的理念。所以我的作品《行走之人》(歩くひと),首次得以在海外出版。
──这部作品获得了“像小津安二郎电影一样”的高评价呢。
(虽然)少年漫画啦动画之类的东西一直在被输出,但成年人阅读的漫画还是让对方大吃一惊。这让他们发现到,除了高娱乐性的作品外,还有气息质朴,但高文学性的漫画。这契机得益于早安杂志。


──那么此次获奖的时机是……
在早安连载的作品《漫步》出版了单行本。
【在我阅读漫画头一回连载的杂志时,觉得这可能不行】


──总觉得不得不感到这是缘分呢。
为了得到这枚勋章姑且所承认的东西,花了多少年呢?最初的翻译是在1991年左右了,将近20年了呢。


──海外读者与国内读者相比较,异同点在哪里?
在日本,对许多人来说,漫画是娱乐,是空余时间零散阅读的东西吧?我的作品名字众多,是慢慢阅读间猛然无兴致的话,就怎么也读不下去的漫画,所以也许日本读者怎么也无法习惯。而国外读者用读小说的情绪来阅读我的漫画。

──读者层不一样吗?
简而言之,与读者层无甚关系,喜欢故事的人都会入手来读。有趣的是,还有小学高年级左右的读者哦。在法国举办的签名会上,有一些来参加的孩子们说读过了《父之历》、《遥远的小镇》。他们是在哪里遇见这些作品的呢。另外还有老年人的读者,年龄层与职业都大相径庭,范围广阔。

──不过日本的话,比如《孤独的美食家》(孤独のグルメ)之类,在互联网上与森薰的《雪莉》(シャーリー)相提并论从而产生了人气。获得了新的年轻读者群。
这样啊。(笑),在我读了连载《漫步》的早安杂志的时候,却真心觉得这可能不行呢。

──认为哪里不行呢?
被其他的漫画的冲击力所压倒了呢。因为我的漫画有不仔细品味就无法传达的东西,在这样充满速度感(的)杂志中的话,也许就被囫囵吞枣了。

──作为早安的读者,当然会因这漫画与其他漫画阅读节奏感不同而心情愉悦呢。
我从负责人处得知这样的读者无论如何还是有些的,也因此总算有点精神了。连载刚刚开始的时候,我真是觉得非常不安。

【《漫步》并不意味着周刊作品。】


访谈:谷口治郎 受封法国骑士勋章获奖访谈--转自“黑白漫文化” - 纸片新丁 - JONY的博客


──确实最初的时候,我也读得有点摸不着头脑。总之名字不详的主人公,只是一会以鸟的视野,一会以猫的视野眺望着江户。
哈哈哈
──不过渐渐地收集线索,总算可以确信这位男子是伊能忠敬。此时拨得云开见月明的印象着实鲜明。而且,从未明确表示过这位历史上的伟人究竟是谁就让故事终结的做法,叫人觉得非常新鲜。正因为是了不起的人所以才能做到这样的事吧。
多谢了。被这么一说,我也有了继续作画的动力呢。

──哇,下一回的作品已经在构思了吗?
有构思感觉的话,现在是被他人激发灵感,接受提示的阶段。能否付诸实行,还要看编辑部的判断。(笑)

──还是以江户时代为舞台吗?
不,想以明治时代为舞台。可以的话,大致以江户、明治、大正、昭和为限,让这些时代中的人尝试在不同的时点在东京的地图上漫步。

──这次是明治时代的伟人漫步于明治的街道。真是厉害,叫人看了不住兴奋。顺带一提能不能请教一下打算以谁为题材呢?
哈哈哈,那三年后敬请期待吧。

──是呢。咦,要三年后吗?不是下个月就开始连载了?
《漫步》并不是在周刊上连载的东西。(笑)而是不能在周刊上画就在早安上开连载了。不这样的话,以我的节奏而言就不行了。

──不能画的话,是到什么程度呢?
直接完蛋。

──哎哎?!
花了两年时间呢。所以到下一部作品连载为止,嘛,还需要两三年吧,请耐心等待。(笑)

【确实在背景中融入了情怀】


访谈:谷口治郎 受封法国骑士勋章获奖访谈--转自“黑白漫文化” - 纸片新丁 - JONY的博客



──到最后描绘完成后才开始的连载呢。嘛,看见用那样程度的网点所描绘的致密背景,那作品要花两年时间是完全正确的(就觉得花费两年的时间也是应该的)。
唔,别人怎么考虑我不知道,我自己不满足于背景只是单纯的记号。我一直觉得不能不把背景作为角色来描绘。

──把背景也当作角色来描绘,是什么意思呢?
虽然现在不能把片名讲出来,在有一部电影中,一直把出场人物展现的很小。那壮阔岩石的景象,仿佛表现角色内心的画面。在看着那画面的时候,心中就想到“这用漫画能做到吧”。

──从景色中传达情绪与感情的表现。。
比如说有在画面的正中央将地平线横切的分镜,地平线在下一幅分镜中向上运动还是向下运动,是视观者的情感变化而运动所左右的。因为对这样的事有兴趣,我确实在背景中融入了情怀。


──治郎老师曾经明确表示受到了欧洲漫画(bande dessinée,以下简称B.D.)的影响。B.D.也有许多细致的背景。
B.D.是缺少描绘就画不下去的类型,几乎不省略画面。日本漫画的话,不会有在分镜格与分镜格间,夹着一个没有绘画的分镜格的做法。感觉日本会自行描绘每一个分镜格。只是,有一部分日本的读者反映出难读,所以我的作品在日本国内几乎卖不动。

──不不(笑)。这次的授勋仪式上,文化·通信大臣密特朗也说了“因为是将日本和西方的绘画手法相融合的画风,所以对法国人来说很有亲切感”呢。
这样想法的人也许多少有些呢。因为我并不是为欧洲的读者而描绘,而是为了日本读者所画,分镜的切割也许是意识到日本的读者而描绘的。但是,欧洲人见了就说充满了B.D.的味道。

──对欧洲人来说也许有种读惯的感觉呢。
因为在70年代后期见到B.D.的时候,我在梦里都在阅读、模仿这些作品,恐怕自己在无意识间一点点积存的影响,在描绘日本漫画的时候涌现了出来。不过说实话,我自己也不怎么明白。

【也有追根到底到那个程度描绘是否可行的问题】

──说起治郎老师教人难忘的,是在以前读到的访问中说过的“想要描绘出一看就能明白是北美大陆的山和欧洲的山”。
画山的漫画,我觉得不描绘山的差异就不行。不过不体现出一眼看过去,就明白是日本的山还是海外的山,读者就不会明白爬的是哪里的山。

──因为第一次看见这么说的漫画家,着实受到了冲击。这么说,是不是会考虑岩石肌理是花岗岩这样的事情?
不会描绘那种程度的区别呢。描写岩山的话,就成了岩石的描写方法。不过至少,东北的山与阿尔卑斯山有着明显的不同,不得不描绘得让大家都能一目了然。不过我也想到能通过山影的浓厚、强烈传达出季节感,通过云的表现让读者感受到凉热。

──太厉害了。
作为漫画的创作者,也有对「那种程度的描绘是否可行」的问题追根究底的时候(笑)。因为无限地耗费劳力是不可能的。


──您曾说过,先前提到的《漫步》的下一回作品将会转移到明治、大正、昭和时代,描绘那些时代的东京街景,犹如描绘山的肌理那般,将不同时代的街景描绘得一目了然也是很辛苦呢。

江户的话直接描写就可以了,但相比之下描绘明治时代要困难得多。建筑也好、风俗也好,那是西方的东西进入,使得建筑、风俗等渐渐改变的时期,同时也有从江户时代继承的东西。那种描绘要如何处理,真是难题呢。


──不过作为粉丝来说那正是乐趣。处理江户·明治·大正·昭和这四个时代要十年后左右了吧。我们会翘首以待的。
虽然从没想过过了60还画漫画,但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这样。虽然没法画大热门类的漫画,不过还是会在匆忙的角落继续,也许一直持续着创作。
──如此生命力持久的活动,这么一来也不就获得了海外的好评吗?今后两年我们将一边重温《漫步》,一边等待你的归来。今天真是太谢谢您了。

评论